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终生难忘的青涩回忆
终生难忘的青涩回忆
四点半放学的时候,我打了个哈欠,拎起书包准备走人,方俊扬叫住了我。


  方俊扬是个女孩子,跟我关系还算不错,平常虽算不上是热情,倒也有点来往。


  我对她的印象挺好。


  她走到我面前,看着我,好像要开口说什么,一时僵住了,没有说出来,一片红晕浮上了脸颊。


  我也呆了一呆,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发生。我从来没有这么近地看她的脸,现在才发现她的五官那么细腻。她的瞳仁非常地黑,小鼻子有一点翘。


  〈到我这么看她,她微微低了一下头,然后说:「我有几个化学配平题,想问一问你。」虽然神态很平静,但声音上有些发颤。


  这显然是藉口。虽然我的化学还可以,但是她同桌就是化学课代表,而且她自己也是排名前十,找我求教毫无道理。我脑子里转着这些念头,还没来得及回答,她又说:「本来明天可以问你,但是借来的参考书明天就要还,所以你可不可以晚上来我宿舍一趟?」


  这几句话是一口气不停地说的,说完了她就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,倒搞得我紧张起来。


  方俊扬是田径队的,身材纤细而灵活,短头发,性格有点像男孩子,很少婆婆妈妈的,这点我很欣赏。我正在琢磨她的用意,没有马上回答。她着急了,小声说:「没关系的,我宿舍里的另外一个人今天请假了不在学校。」


  「啊?」


  她忽然意识到这句话的误导性,脸全都红了,好不容易才保持镇定:「我是说,大概七点半,可以吗?」


  现在如果拒绝,好像毫无理由,所以我答应了。再说,谁会拒绝呢。虽然她不是特大美女,但我觉得她令我感到舒服。想起她的眼睛,又黑又深,我心里一动。


  晚饭时我竭力回想与她曾有过的交往,以及她邀请我的动机,结果完全不得要领,还差点把饭吃到鼻子里去了。七点时我换了一条刚洗过的牛仔裤,套上恤衫出了门。她宿舍离男生宿舍不远,初秋的晚上,微风习习,一刻钟之后我晃到了。


  我正在犹豫是不是太早了,屋门「吱」地一响,方俊扬走了出来。她穿着牛仔短裤,无袖恤衫,粉红色的拖鞋,边走边从口袋里掏钱。看见我,她乍一惊,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
  「你好早啊,我还打算出去买个西瓜招待你呢!」


  她的脸又红了,简直好像从放学到现在就没退过。不过也难怪,因为我紧紧盯着她的腿看。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到她的腿这么好看?修长,但是又显得光滑而饱满。我收回目光,说:「不用买了,我刚吃了饭,很饱。」


  她思索了一下:「那也好,你先进来坐吧,等会儿再说。」


  我跨进门里。走过她身边时,闻到香皂的气味,似乎是年轻的身体自然散发出来的。她不经意地往后缩了一下,是怕我吗?


  「前面左手边是我的床位,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我还是第一次进女孩子的房间,而且又是单独相处,不禁微微吸了一口气。


  房间里的东西很简单,能坐的地方只有一把椅子和一张床。椅子背上挂了衣服,我想了一想,只好坐在床上。心里稍稍觉得有些冒失,但是……


  方俊扬端着两杯可乐走进来,看到我坐在床上,似乎明白了什么,不好意思地笑笑,放下东西,把散乱的衣物收走。有一条内裤掉在地上,搞得她很尴尬,还好我装作没看见。她弯腰时,我又忍不住去欣赏她的臀部,确实是很漂亮的臀部,我……


  她忽然抬起头,吓了我一跳。


  「怎么了?」我问。


  她不做声,然后慢慢在我身边坐下。沉默了好像有一分钟,然后开口,很小声的:「我找你来,不是要问你问题。」


  她用手指在我俩之间的床单上划来划去,然后抬起头。我又看见她深黑的瞳仁,还有颤抖的嘴唇。从领口看下去,可以看见小巧而饱满的乳房。


  「我……我喜欢你。」她说。


  我可以看出来她浑身都在发抖,不过没关系,因为我也在发抖。她的表白直接而又动人,我没法子不喜欢她。


  她的手指划来划去,慢慢刮到了我的牛仔裤边上: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我天天都盼着见到你,晚上呆在家里,就想去找你。一靠近你,我就感到心里很暖。我不敢告诉你,又憋得很难受,我不知道是怎么了……」


  她把脚缩到床上,稍稍往后挪了一挪,抬起脸来看我,眼里有东西在闪。


  我很想抱她,因为她那么可爱,但又怕她生气。我把手摊开,伸到她面前。


  她怯怯地把右手放在我手上。


  「你不会看不起我吧。看不起也没关系。这样总比难过死好。」她细声说。


  我没说话,轻轻捏住她的手指。


  她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,喃喃地说:「我真没用,谈恋爱也没见过我这样的,一点谱也没有就要死要活的。」


  她慢慢地把身子倾向我,脸蹭在我胸前,滑下去,最后就无声无息地把头枕在我大腿上,像个孩子般发出满足的呻吟。


  我总算理平了混乱的思绪,想要开口说些什么。她温暖的鼻息使我生出阵阵冲动,幸好我的牛仔裤够厚,不然就麻烦了。


  「我……我不会看不起你的。」我说。


  天哪,我怎么会说这个!我就不能说点别的吗?听起来毫无诚意。不过她好像不在乎,只是把头动了一动,好枕得舒服一点。她的右手手指在我手掌心里轻轻摩擦,柔嫩的嘴唇在我的衣服上蹭来蹭去,梦呓一般地小声念叨:「没关系,我管不了那么多了。我都告诉你了,你把我怎么样都没关系。真舒服,被你弄死也甘心。嗯……」


  我很感动,当然也很爽,竟然有女孩子这么为我着迷,为什么以前我不知道我这么有魅力?不知道她到底喜欢我什么?我想问问她,但是又不知从何问起。


  我松开她的手,轻轻抚摸她的脸。她颤抖着闭紧了眼睛,好像一只小猫,松开的右手伸到我背后,搂住了我的腰。


  「嗯……你为什么喜欢我?」我犹豫了半天,还是问了。


  她睁开眼睛,转过头来看着我:「我说了你可不要笑我。」


  「我不笑你。」


  「因为你的气味。」


  「气味?」我很惊讶:「我有什么特别的气味?」


  「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气味,」她又把头转回去埋在我衣服里:「好像是气味一般的东西。我也悄悄问过要好的女生,她们都感觉不到。」


  「好闻的?」


  「嗯,那当然,快迷死我了。像冬天晒过的棉被,又像刚刚削尖的铅笔。」


  她重新从我怀中抬起头来,指尖划拉着我的胸口:「我只是描述我的感觉,离你越近,感觉越强。你还记得上次运动会我和你商量写稿的事吗?那次我强忍着,不然真会在你面前坐在地上。腿完全软了,气也喘不上来,真想靠到你怀里。还有……」


  「还有什么?」


  她忽然一下脸羞得通红,把头抵在我胸口,说:「现在不能告诉你。」


  她在我胸口定了一会儿神,又说:「今天找你来,本来只是想找个藉口接近你,没打算告诉你。可是后来看到你坐在我床上,就想『完了完了,今后一个礼拜别想在这张床上睡着了,还是告诉你了吧』。就是这样。」


  她喘了一口气,重新坐直,两只脚挂在床沿,轻轻互相搓着。这动作看得我都快流鼻血了。怎么办?事到如今,说什么也不能退,退了她肯定得伤心死。
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凑过去吻她的嘴唇,她本能地向后一缩,但是我的手揽住了她的头,稍稍一用力,她就屈服了,我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。一瞬间,我感到她的身子完全瘫软了,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床上倒下去。


  我用手把身子撑住,她把两臂环住我的脖子。因为紧张,她的嘴唇冰冷,但是柔软,急促的呼吸使她紧贴着我的胸部不停起伏。她轻柔地吸吮我的嘴唇,动作生涩而羞怯,纤细的舌尖偶尔舔到我的牙齿。


  我轻轻把她放平在床上,搂住她的腰,让她的身子紧贴我的。她不自觉地挪动身子配合我,裸露的大腿贴在我的敏感部位。我们继续沉醉在亲吻中,用舌尖互相试探。我偷偷睁开眼看她,她的脸显现出美丽的粉红色,娇嫩的嘴唇散发着欲望的气息。搂着我脖子的手无意识地拨弄我的头发,弄得我很舒服。她的上衣被稍稍拉高了,露出了短短一节腰部。我的手从她背上滑下去,轻轻抚摸那里光滑的皮肤。


  她一下子绷紧了身体,紧紧抓住了我的头发,一条腿绕住了我的大腿。


 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脚趾全都蜷紧了。她的热情鼓励了我,我把手慢慢向下滑去,指尖插入了短裤和身体之间,碰到了内裤的边缘。


  她突然惊醒了,噌地一下从我怀中弹开,缩到了床头。抱着膝盖,她把头埋在胸前,一句话也不说。


  我很后悔自己这么急色,毕竟她对我表白才不到半小时,不可能马上如此放得开。现在看起来事情要砸,得想个什么办法补救才好。说实话,她的表白使我对她从好感立刻达到了喜欢的程度。不是有人说过吗,「爱我的女孩最美丽。」


  这其中也有一份男性的虚荣心在作怪吧。现在如果弄僵了,我还真是很舍不得。


  我看着她,想着要说什么赔罪的话。她先开口了:「你们男生……都是这样的吗?」


  「呃……可能是天性如此吧!对不起。」我小心翼翼地说。


  「刚认识就动手动脚?是天性吗?」她的话语里听不出生气的意思。


  「呃……这……我……我也是第一次和女孩这么亲密,而且你这么漂亮。」


  我汗都下来了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
  她跪坐起来,凑近我,催眠般黑色的眼睛认真地注视我,问:「这是真心话吗?」


  「是的。」我完全被她的眼睛吸住了,毫不犹豫地说。


  「那你……喜欢我吗?」


  「喜欢。」我真诚地说。


 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然后垂下眼帘,说:「对不起,刚才我很害怕,很紧张。你别生气,好吗?」


  「没生气。」


  她小心地咽了一口口水,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:「其实……很舒服。但是现在太快了,我怕。」


  我想开口说什么,她按住我的嘴,说:「再亲我一次吧。刚才好棒,我真以为自己会昏死过去呢!」


  我搂住她的腰。出乎意料地,她竟跨坐到我的大腿上。她坐下去时,我清楚地听见她发出满足的叹息。闭上了眼,她悄然靠近我,玫瑰花蕊般的嘴唇微微噘起,等待着我的吻。


  那后来的整个晚上我们都消磨在爱抚之中。没有激烈的抚摸和火辣的深吻,只是轻柔的拥抱,互相品尝般的接吻。她关了灯,让月光从纱窗透进来。微风、蝉鸣、凤仙花的淡淡香气,还有她嘴唇那天堂般的触觉、柔软的胸部似有似无的压迫感,构成了难以忘记的回忆。


【完】